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手机74499现场开奖直播 >   正文

世界上“另一个我”失散20多年后网络一线牵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2-08-04

  苏欣知道,生于1995年的丈夫有一个孪生弟弟,1999年时走失了,20多年来一家人始终在苦苦寻找。她感到“头皮发麻”,立刻告知丈夫。陈金鸿看到截图中的信息写着:“在一个天桥下走失,父母卖鞋,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这些信息都对得上,肯定就是了!”陈金鸿说,“我当时就蒙了,哭着跑出去给妈妈打电话。”

  与此同时,苏欣立刻联系视频的发布者。原来,发布这条视频的是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刘红涛。去年9月,他在网上刷到一则寻亲启事,便主动联系到这个现名为朱仁忠的小伙子,用清晰的照片、简明扼要的信息为他制作了寻亲视频,还帮助他找到重庆市公安局进行DNA采样。此后,刘红涛接连三次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发布了这则讯息,直到第三次浏览量高达130多万,终于被陈金鸿夫妇看到。

  在陈金鸿眼里,今年50岁的母亲显得比同龄人苍老许多。她迷信,总去发愿找到小儿子,也祈求如果找不到的话,儿子能过得好一点。她经常“不顾一切”地做好事,买菜都会挑老人的摊位,有时候菜坏了也坚持买下来。她还凭着不高的文化水平开始写一些似懂非懂的诗,有的是平铺直叙的倾诉体——“希望有人捡到给我看一下/我保证不会吵架/你养他那么大不容易/你不用怕我不会带走”,有的是宽慰自己的抒情诗——“让我们都拥有一颗宽容的心吧/笑口常开知足常乐/乐于助人心地善良/心无私天地宽”。

  几乎每天晚上,忙完自己的本职,刘红涛开始在电脑和手机上,认真回复每一条留言,筛选可能的线索,经常忙到凌晨一点多,顾不上跟任何人说话。家人也习惯了在一旁看着他:笑了,可能是有希望牵线成功;皱眉头了,就可能意味着一次希望的落空。“我要求自己每天都处理完当天收到的信息,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人回家啊。”他说。

  新科技助力寻人,这样的例子并不罕见。公安部于2016年5月在全国范围内上线“团圆”系统,运用“信息化+打拐”的方式建立起儿童失踪信息发布的官方渠道,截至2020年5月已发布儿童失踪信息4467条,找回4385人。今日头条也于2016年2月启动“头条寻人”项目,其原理是借助地理位置推送技术在走失者失踪地点附近推送寻人启事,截至今年3月已推送超过13万条寻人消息,帮助超过1.5万个家庭团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