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手机74499现场开奖直播 >   正文

陈数当她扮演的陈佳影从血泊中露出蓝衣的下摆她的美照旧恰如其分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2-08-10

  有的人,具有一种遥远的美感,或者说,正是遥远感本身,创造了其个体及艺术上的美学。

  美丽的外表,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并非是自由本身,却是连接观众的最短路径。在最近的《和平饭店》里,当陈数所饰的陈佳影从血泊中露出其蓝衣的下摆,当镜头掠过其红唇而见双睫落下明珠泪时,她的美照旧果不其然,照旧恰如其分,又遥不可及。

  陈数的外形一贯具有很强的倾向性:距离感、内在感、冷静、艳丽、主见、极端、激烈——这些词汇,共同组成了一个演员梦寐以求的资质天挺:戏剧性。

  与此同时,这份孤芳自赏的一枝独秀,使得二十四岁进国家话剧院的她,很容易就在青衣型演员里,开疆拓土,占据主角。

  2005年,《暗算》中的黄依依,2007年《新上海滩》里的方艳芸,之后的《倾城之恋》、2010年的《铁梨花》,一直到陈佳影,可谓顺水行舟,酣畅淋漓。然而,观众从来严苛,职业角度,演员无疑要美,但美只是第一条门槛,要的是,美的卓尔不群。陈数恰是如此,一美就美成了麦芒里的针尖。

  卓尔不群的美是一种宿命,简直不容辜负,尤其是对一个演员来说。既有特异之美,就有属于陈数的天然使命:主角。有的人生来是主角,有的人则是万年配角,陈数无疑是前者——无论其内在是否仍然稚嫩,主角的光环一旦套上,只有天衣无缝才能自安。

  纵观陈数的荧幕角色,无一不在这十四年间,对她有着这一顽固要求:你必须演得如你的皮相所示,演出那种“遥远感”来,演出你自身之美给人的内在遐想。于是她每一次的登场,都被寄予着人们对一个优等生的期待,和对幸运儿的妒忌。

  在《和平饭店》里,陈佳影(女情报员)这个角色与陈数符合尤佳:双面佳人,婀娜地在红尘中进退周旋,且不失绝尘之孤独情态。应该说,此剧中她的个人表演妥帖,有如三好生的整洁答卷,不涂不改,笔迹娟秀,所幸别致的男女组合打开了新局面:她和雷佳音这样烟火气而亲和力满溢的演员相互映衬,彼此非常自然地裂开一道沟壑,成功营造了一种之前她和柳云龙搭档之《暗算》所未见的美学弹性。这种搭子,我想不光观众喜欢,导演也喜欢,陈数本人理应也喜欢。就此触发的经验在于:从影视剧的角度来讲,许多业已成熟的好演员的未来空间,不仅在于其个体角色的饱和度,也在于他们对手组合的可能性。

  譬如陈数,我觉得13年前的《暗算》中的黄依依,已是完成度的九十分。而就像所有盛年成名者一样,旁观者必然要求你乘胜追击,赢下去,场场赢,而胜算空间,却只剩下最艰难的百分之十。

  当赢已成为日常,输就成了许多天赋异禀演员头顶的达摩克利之剑,虽说吊诡,却只因天赋之下,不做幸运儿,就成败家子。但就我看来,陈数对她自己的美,甚有担当,特别是在戏剧舞台上,简直有番侠骨。

  从去年九月开始,舞蹈出身有过中戏科班经历,并一直是国家话剧院在编演员的陈数,在易卜生的《海上夫人》中出演了艾丽达——这个在易卜生的作品中被视为异类的角色。艾丽达在剧中的自觉意志相当简单,就是向往海洋,而已然在陆地上成家的她,像“一条岩石边躺着的半死的美人鱼”。人物的一切缠斗,准确地说都发生于其自身内部。而陆地、海洋、灯塔、峡湾,无处不在的象征意味,令女主角艾丽达不仅脱离了其具体的人物身份,而成为了一个代表着整个人类漂泊感,以及对于文明归属地反思的人物符号。事实上作为易卜生的晚期作品,《海上夫人》有着很强的表现主义色彩,因此从舞台呈现角度,其之难以诠释,并非在于难以理解,而在于其之抽象。

  在我看来,该剧对演员来说最难的是,把握表演风格——现实主义的斯坦尼是行不通的,好比把人物强行拽到地面上,所有人将看到一个精神执拗动机牵强的病态怪物,而用布莱希特《高加索灰阑记》的那一套,剧作家又不是这个创作路径。而陈数,非常恰当地出现在了这个位置上:如果说饰演艾丽达是一个提问,那她身上的“遥远感“,就是一个好答案。

  事实上,艾丽达这个角色要比2008年她在《日出》中出演的陈白露更具挑战性,也比2009年她继袁泉之后,在《简爱》中出任女主要更加有贴合度。可以说,《海上夫人》是把陈数身上的“遥远感“,释放得最有分寸的一次。自带冷色调的她从海报剧照到舞台,除了最后一幕外,都是一袭蓝衣,与此同时,全剧俯拾皆是的怅然、诗意,都在陈数本身实实在在的遥远感上找到了落脚点。有的演员,在舞台行动和台词之外,她/他的伫立本身,就是角色的复活——在陈数竭力不休地不辜负她的美之后,她的遥远之美,这一次,到底没有辜负它的主人。

  “你知道,因为她从海里漂到这儿,找不着回去的路,所以只好躺在咸水里等死。“——《海上夫人》的艾丽达,最终是超越性别的一种存在,而陈数身上,也第一次承载了这种抽象的功能,这是非出演大师级的作品而不能得的体验。应该说,《海上夫人》的演出,不仅是一次完成,对陈述来说,更是一种美感的拓宽:从之前卓尔不群的东方女性美,到更具骨骼和可能性的人类美,在我看来,后者正是杰出演员的一份共性担当。

  每个走向成功的演员,终将遇到一个角色,有如神来之笔,画出那条令他/她得以升华的分界线。在我看来,陈数的这条线,不是她个人付出努力以报偿自己美貌的那些角色,而是这一次的天赋美感,对她还以报偿的角色。

  “在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是孤独地只靠自己站着的人。“此语乃易卜生所出,我想,又一次从陈佳影的蓝衣中走出,在影视剧中妥帖交出一张张答卷的陈数,既已微抬下颚,走过了艾丽达这条分界线,必也拥有了这句话的心境。

  如果说孤独是人生实相,那人间,终需有人将它扮演和倾诉——陈数,即通过她遥远的美感,剪影般地,讲述着人们与孤独之间的距离。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